“共享充電寶漲價”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登上熱搜,被消費者吐槽。從最初的1-2元/小時,發展到4元起步,甚至8元/小時,充電寶一路漲價,但作為“共享充電第一股”,怪獸充電已連虧五個季度。最近1年,怪獸充電的虧損總額已經達到了4.29億元。截至發稿,怪獸充電股價為1.25美元/股,較發行價8.5美元/股跌去約85%。


(資料圖片)

價格漲漲漲,利潤虧虧虧

“火電一度3毛9、風電一度4毛6,共享充電寶5伏、1萬毫安,0.05度電,1小時卻收4塊錢……”在前不久的脫口秀節目中,有藝人這樣吐槽共享充電寶,引起全網關注。共享充電寶因此被網友定義為“錢包刺客”,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因漲價沖上熱搜。

2021年8月,市場監管總局公告顯示,共享充電寶價格小幅回落。目前各品牌平均價格為2.2~3.3元/小時,標價在每小時3元及以下的機柜占比69%~96%,但公告也提到,處于熱門旅游景點等相對封閉區域或者繁華商業區的機柜價格仍然高于均價。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23日上午10點多鐘在南京城東龍蟠匯看到,因為正處于疫情防控特殊時期,綜合體各個樓層人流稀少,商鋪也沒有全部開放,記者在商場4樓先后找到兩處共享充電設施,用手機掃了一下都是4元每小時,一家烤魚店的店員自稱店內也有一臺共享充電裝置,引薦記者掃掃看。他插上電源,記者一掃發現也要3元每小時。店員說,的確漲價了,他們自己從來不用,如今堂食顧客少了,用共享充電寶的更少,所以沒插電。據他介紹,在一些新開的綜合體,共享充電寶租價高達8元/小時也有聽說。

但一路漲價的共享充電寶企業,是不是很賺呢?據同花順數據,作為頭部企業,怪獸充電在近一年收入規模大幅度縮減,在去年三季度由盈轉虧之后,虧損在加大。2022年第三季度,怪獸充電實現8.15億元的營收,同比下滑12.4%,連續4個季度同比下滑。其中,移動設備充電業務收入同比減少11.7%。

賺錢給誰了?合作小伙伴?

“共享充電企業基本上都是在為商戶打工”。南京河西一家大型銷品茂的知情人士表示,共享充電的營收主要來源于共享充電服務,但由于激烈的點位競爭,充電服務的租金收入大都以傭金的方式進了商戶的荷包,而在傭金之外,針對部分優質點位,企業還得支付入場費。

2019-2021年,怪獸充電支付給線下商家的入場費和傭金分別為9.28億元、15.77億元與21.13億元,其中2021年這部分費用占到銷售費用的71.6%,占營業收入的59%。2021年怪獸充電總營收為36億元,其中銷售和營銷費用為30億元,占到總體營收的83.3%。怪獸表示,銷售和營銷費用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支付給合作伙伴的激勵費用增加。

業內人士認為,共享充電寶企業要想進駐大型商業綜合體的優質點位“擺攤”,在自主定價權方面,商家說了算。為此,共享充電寶企業不得不支付高昂的入場費和商戶分成費以占領點位。在扣除激勵費、業務拓展人員的報酬、行政開支、研發開支、折舊等一系列費用后,留給企業的利潤并不多了。

另據小電科技招股書顯示,2020年共享充電寶的租賃收入約為19億元,其中給商家的激勵費超過10億元。拆分來看,包括了約3億元的入場費,以及7.1億元的傭金。

盈利模式單一,體驗效果不佳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數字教育分析師陳禮騰接受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一直以來,盈利模式單一是共享經濟公司的通病。為緩解盈利難題,會存在部分充電寶品牌通過充電寶漲價、提高歸還門檻等方式提高收益,但這并非長久之計。對此,各共享充電寶公司亟須構建新的增長路徑,基于海量用戶和商戶建立強大網絡渠道,在數據、流量、場景上做深耕就目前來看,共享充電寶的商業模式還沒有得到驗證。怪獸三季報顯示,共享充電、充電寶銷售和以廣告服務及新業務為主的其他業務分別貢獻了7.91億元、1810萬元和580萬元的營收。

采訪中,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共享充電寶主要的消費場景是餐飲、休閑娛樂、購物、交通樞紐等高人流量場所,但這些地方由于近幾年疫情影響,人流量以及用戶的使用頻次都在降低,限制了充電業務的營收規模。此外,記者數次使用怪獸充電寶發現,一是適配手機的插頭接觸不夠靈敏,二是歸還時需“尋找空槽位”有時也挺費事,有一次記者為歸還充電寶在商場上下電梯三四趟才找到合適的空槽位。上述因素恐怕也勸退了不少消費者。

此外,據怪獸充電的官網顯示,其共享充電寶的電池容量為5000mAh,總輸入功率為5.1V,2.1A,即10W左右,而市面上主流的充電寶已經能做到20W以上的快充,各大手機廠商在續航性能、支持快充等方面也紛紛發力。當下快充的趨勢或許也對共享充電寶帶來降維打擊。

除怪獸充電外,竹芒科技也在積極布局其他業務。2021年街電和搜電宣布合并,組成新公司竹芒科技。在今年7月,竹芒科技一口氣推出5大品類17款智能終端設備,包括充電樁系列、AI智能無人零售系列、儲物柜系列等六大產品板塊,但奇怪的是,迄今市場上難見其產品身影。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范曉林

校對 盛媛媛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