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網約配送員”成為人社部、市場監管總局和國家統計局聯合發布的新職業之一。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勞動關系系主任、中國人力資源開發研究會理事孟泉針對外賣騎手的流動性進行了調研,發布了《就業優先大局下對新業態“流動性”與“確定性”的分析——以外賣騎手為例》報告,關注外賣騎手的工作經歷對勞動者就業質量、穩定就業的作用。

報告指出,騎手職業對于勞動者具有“就業蓄水池”的重要價值,當個體有向上流動的需求時,可借由平臺機制實現晉升;期待轉換軌道時,可借由這份崗位積累的經驗轉型;當完成過渡后,也可按需選擇暫離崗位。平臺通過體系化培訓,為勞動者向上晉升和轉崗發展提供支持,同時為人才投身其他行業創造機會,一批批“前騎手”成為站長、區域經理、餐飲品牌負責人等管理人員,還有人轉型為無人機飛手等。

晉升、轉崗等人才培養體系助力勞動者按需拓寬發展空間


(相關資料圖)

報告關注新就業形態中的職業流動,這種流動包括行業內部流動與生態內部流動。

報告指出,騎手職業具有較高的職業開放性和收入公平性,能幫助一些面臨失業的勞動者重新獲得工作機會。騎手職業具備多勞多得、按天結算等特點,為亟需獲得收入的勞動者緩解生存壓力。

除了工作機會,調研報告還指出,騎手職業以其成熟的人才發展體系,幫助勞動者積累社會資本,為勞動者創造多種職業發展可能性。在配送行業內,“老帶新”、新人計劃等培訓不僅幫助新騎手快速適應工作獲得收入,還是培養管理人才的重要手段?!?5后”小伙孔維鵬起初是一名普通的美團騎手,通過經驗積累和技能培訓,5年間一步步做到站長助理、站長,最終成為城市經理。

“前騎手”孔維鵬通過經驗積累和技能培訓,連升五級成為城市經理。張平/攝

據了解,美團配送為騎手群體的轉型發展設計了一套體系,涉及培訓、晉升、轉崗等。比如,“站長培養計劃”面向騎手開放站長等崗位。根據最新統計,在美團配送生態的管理人員中,有約86%的人員由騎手晉升而來,這些管理崗位包括合作商的副站長、站長、城市經理、區域經理、大區經理、業務負責人等。美團通過“站長培養計劃”從騎手群體選拔、培養管理人員,已有數千名騎手實現從騎手到管理崗位的轉型。多名已成長為管理人員的“前騎手”表示,“成為管理人員可以更好地為身邊人服務”“有了管理經驗,不再是職場小白,對自己是很好的歷練”。

此外,依托美團業務生態,有騎手通過轉崗考試,從外賣小哥成長為“無人機飛手”“自動配送車安全員”。例如,前騎手徐建兵在了解到轉崗機會后,就報名參與培訓、篩選及考核,轉型為一名自動配送車云控安全員,開始新的職業生涯。

騎手在跑單過程中積累了外賣生態相關的知識與技能,包括餐飲、運營、消費洞察等,有助于騎手轉型到更廣闊的領域。長沙小伙李菱在離開騎手崗位后,加入當地一家知名餐飲品牌,充分調動此前在配送行業的經歷,設計并優化外賣出餐流程、價格體系和相關活動,推動外賣業務迅速增長。

平臺經濟催生新藍領職業 “穩就業”作用日益凸顯

近年來,互聯網平臺經濟快速發展,催生出外賣騎手、網約車司機、同城貨運司機、快遞小哥等“新藍領”職業。相較于傳統藍領職業,這些新就業形態靈活自由,且有利于培養綜合能力,提升新就業形態群體的就業質量,支持“穩就業”大局。

外賣騎手工作時間靈活、自主性強,對于那些工作時間不固定的勞動者,如農民、全職媽媽、“季節性工人”、創業者等,從事兼職允許他們在生活發生變動時調整工作節奏,承擔家庭責任或維持本職工作的同時獲得補充收入。同時,騎手也能鍛煉一系列實用技能,包括口頭和書面表達等通用能力,識路、使用配送專用軟硬件等專業能力,為其融入城市生活、職業發展奠定基礎。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勞動關系系主任孟泉認為,平臺經濟承擔了“就業蓄水池”的重要作用,能滿足勞動者的不同需求,即“想發展有通路、想轉行敢邁步、想過渡能兜住”。

因此,平臺應當構建以企業社會責任為導向的平臺善治體系,不斷改善勞動者的就業質量。在這方面,一些平臺企業已經做出了積極有效的嘗試,例如美團配送發起的“同舟計劃”等。國家也將推進新就業形態就業人員職業傷害保障試點。未來,平臺企業應進一步推動職業上升機制常態化,打通配送行業人才發展的渠道,將騎手職業打造成為一份有發展、有認同的職業。

專家表示,外賣騎手工作的靈活性引發社會對其發展可持續性的質疑,但根據調研,從長遠來看,騎手職業因其穩定性、易得性和公平性,能助力勞動力市場的“確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學界針對外賣騎手職業去向的調研尚為少見,該調研報告從勞動力市場流動的角度考察騎手職業對于就業的價值,肯定了騎手經歷對個體勞動者發展的積極作用,對厘正外賣騎手職業的公眾認知、深入認識騎手職業的“穩就業”作用具有一定意義。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