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

12月7日,海關總署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11個月中國進出口總值5.78萬億美元,同比增長5.9%。其中,出口3.29萬億美元,同比增長9.1%;進口2.49萬億美元,同比增長2%;貿易順差8020.4億美元,擴大39%。

具體到11月,按美元計價,中國進出口總值5223.4億美元,同比下降9.5%。其中,出口2960.9億美元,同比下降8.7%;進口2262.5億美元,同比下降10.6%;貿易順差698.4億美元。

數據來源:海關總署

按人民幣計算,11月進出口總值3.7萬億元,同比增長0.1%。其中,出口2.099萬億元,增長0.9%;進口1.605萬億元,下降1.1%;貿易順差4943.3億元。

數據來源:海關總署

11月出口同比下降8.7%,“量”降因素明顯

11月份,中國出口2960.9億美元,同比下降8.7%;同比增速較10月下行8.4個百分點,連續第二個月下滑。

數據來源:Wind

英大證券研究所所長鄭后成對澎湃新聞表示,11月CRB指數當月同比錄得19.25%,較前值上行2.34個百分點,對11月出口金額當月同比形成邊際利多??梢?,價格因素不是11月出口金額當月同比承壓的主因。來自“量”方面的利空,是11月出口金額當月同比進入負增長區間的主因。

從外需看,鄭后成表示,11月摩根大通全球制造業PMI錄得48.8,較前值下行0.6個百分點,在榮枯線下持續下探,與此同時,11月美國ISM制造業PMI錄得49,較前值下行1.2個百分點,時隔29個月首次跌破榮枯線,預示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需求進入收縮狀態,對11月出口金額當月同比形成利空。

具體看11月,中國對美出口同比下降25.4%,降幅較上月擴大12.9個百分點,為連續4個月同比負增長。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對澎湃新聞表示,當前中國對美出口持續負增,主要與美國國內商品消費增速下滑較快直接相關,背后是美聯儲持續大幅加息正在對其國內總需求形成較強抑制效應,加之疫情后美國國內消費正在從商品轉向服務。

其他貿易伙伴方面,王青還表示,近三個月中國對歐出口持續下行,歐洲經濟走弱正在成為中國對歐出口下滑的主導性因素。同時,11月中國對日本出口同比下降5.6%,而上月為同比增長3.8%,除日本國內需求走弱外,也可能與前期日元大幅貶值有一定關聯。

匯率影響方面,王青指出,近期中國出口持續同比負增長,表明8月以來的人民幣貶值對出口幫助不大。人民幣貶值會顯著增加出口的匯兌收益,但出于穩定客戶等角度考慮,出口商在調價方面會比較謹慎,這意味著出口訂單難以隨人民幣貶值而大幅增加。

“歷史數據顯示,在2015年至2016年、以及2019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都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貶值,但當期中國出口增速不升反降。這顯示出口走勢受海外需求、貿易政策等因素影響更大,匯率波動帶來的價格影響則相對較小?!蓖跚噙€表示,今年以來人民幣主要對美元出現較大幅度貶值,而對其他非美貨幣多表現為升值。在其他國家貨幣貶值幅度更大背景下,人民幣對美元貶值難以大范圍提升中國產品的出口價格競爭力。

在出口總額下降的情況下也不有亮點。王青表示,11月汽車出口金額同比大增113.1%,增速較上月加快23.9個百分點,而且呈現量價齊升局面,反映國內以新能源汽車為主的汽車產業升級對外貿促進作用明顯。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員周茂華也對澎湃新聞表示,中國外貿伙伴多元化,一般貿易進出口保持兩位數增長,一般貿易進出口和民營企業進出口額占比穩步提升;汽車出口保持強勁增長,外貿結構持續優化。

11月進口同比下降10.6%

11月份,中國進口2262.5億美元,同比下降10.6%;降幅較10月擴大9.9個百分點。

王青表示,11月國內疫情反彈擾動工業生產和消費,當月制造業PMI生產和新訂單指數均在收縮區間進一步下探,顯示制造業供需兩端景氣同步回落,這也導致內需對進口需求的拉動減弱。同時,8月以來出口增速明顯下滑,而受外需走弱和疫情反彈影響,11月出口額同比降幅擴大,出口環節產生的進口需求也相應減弱。

從價格因素來看,王青表示,11月國際大宗商品價格走勢整體平穩,當月RJ-CBR商品價格指數月均值小幅反彈,同比漲幅從上月的16.9%小幅加快至19.3%。但因進口金額統計的是到岸價,較國際市場價格變動有一定滯后性,再加上集成電路、原油、大豆等中國主要進口商品價格走低,11月價格因素對進口同比增速的拉動作用進一步減弱,這也是當月進口額同比降幅走闊的另一個原因。

從主要商品進口情況來看,王青表示,11月受OPEC減產幅度低于預期驅動,國際原油價格在10月小幅反彈后再度小幅走弱,中國原油進口價格亦有所走低,加之基數走高,同比漲幅較上月放緩11.5個百分點至14.5%,同時,11月原油進口量同比增速較上月回落2.3個百分點,共同拖累進口額同比增速從上月的43.8%大幅下滑至28.1%。

周茂華也表示,11月國內短期因素干擾內需復蘇進程,部分工業企業生產受一定程度干擾,企業增加原材料庫存、擴大生產意愿偏低;同時,11月國內能源、部分原材料、零部件等進口量繼續放緩。

未來外貿怎么走?

出口方面,展望2023年上半年,鄭后成表示,在海外主要經濟體利率位于高位的背景下,預計摩根大通全球制造業PMI以及美國ISM制造業PMI大概率還將在榮枯線下繼續下行,而在國際油價下行的背景下,疊加2022年上半年基數上行,預計2023年上半年CRB指數同比大概率進入負值區間,二者分別從數量與價格兩個角度對2023年上半年出口金額當月同比形成壓力,使得2023年上半年出口增速持續處于負值區間。

王青也表示,海外經濟下行態勢對中國出口的影響還會持續體現,加之出口商品價格上漲的拉動效應總體上會進一步弱化,預計12月中國出口增速有可能延續同比負增長;不過,伴隨國內疫情影響消退,12月出口降幅或將有所收窄。

“總體而言,伴隨外需對國內經濟增長拉動力減弱,加之國內消費短期內難以大幅反彈,今年底明年初宏觀政策在穩增長方向仍會保持一定力度?!蓖跚嗾f道。

進口方面,周茂華表示,預計12月隨著國內散發疫情影響減弱,國內紓困、穩增長政策效果顯現,預計內需環比出現改善,但整體維持低位。

王青也表示,12月以來,國內疫情防控政策不斷優化,疫情對工業生產、消費等的擾動有望明顯緩解,這將帶動進口需求回暖,同時考慮到去年同期基數走低,預計12月進口額同比將得到改善,同比降幅預計將收斂至5%以內。

關鍵詞: